赋予旧物全新生命

酒店舒适的家具是旧木材回收制作的,咖啡厅精美的灯饰是废塑料裁剪拼接的,路旁阳台上可爱的一排彩色小花瓶全是用过的玻璃罐子上漆自制的……一件件旧物,在丹麦人手里都得到了新生。 失去最初设计的价值,并不是物品生命的终结——心灵手巧创意无穷的丹麦人,总能找到变废为宝的办法,让物品焕发新的活力。

回收的艺术

丹麦有许多以回收材料为创作灵感和素材的艺术家和手工大触,享誉世界的艺术家托马斯·丹博(Thomas Dambo)就是其中之一。2016年,丹博带领团队和众多志愿者一起,用回收来的废旧木材制作了六个被遗忘的巨人De glemte kæmper)。这六个巨人藏在哥本哈根西郊,吸引着人们去林间山头寻找。

在哥本哈根北面的赫尔辛格(Helsingør),常年有一条五彩斑斓的大鱼在城区游弋。这条鱼身上美丽的颜色来自玩具、购物篮、洗衣液瓶、运动水壶等废弃的硬塑料产品,以艺术的形式昭示着塑料制品对环境的破坏。

通过艺术,丹麦人为许多废旧物品找到了美好的归宿。 

完善的体系

对于个人无法再利用的垃圾以及有批量再加工价值的垃圾和废旧材料,丹麦则建立起了完善的分类回收体系,并通过成熟的产业链来将部分废物再加工并制作出新的产品。每个小区里,纸张、纸箱、硬塑料、软塑料、电池、厨余垃圾,都有相应的回收桶。玻璃制品有单独的回收点,收集起来的废玻璃先通过人工拣选进行再次分类,然后分别处理。2002年开始,丹麦开始通过全国统一的丹麦回收系统Dansk Retursystem)来回收饮料瓶和饮料罐。这个系统发展至今,已成为世界上最高效的回收系统之一。

建筑的新衣

在丹麦人眼里,连建筑也是可以回收再利用的对象。利用方式不是拆除重建,而是让原有的东西完美转型。

位于阿迈厄(Amager)东北角的狐狸尾巴岛Refshaløen)曾是一片工业区。1996年造船厂倒闭以后,岛上巨大的厂房和成堆的集装箱被逐步改造为美食广场、创意文化园和活动场馆。如今的狐狸尾巴岛已是哥本哈根当地人气极高的休闲地点。

同样的故事也在哥本哈根内港的Islands Brygge上演。昔日荒废的工业区成为了今天的海港公园(Havneparken),同时还保留着工业区的许多特色:锈蚀的铁路轨道穿过整个公园,废弃的火车车厢是展览空间,而一艘旧轮船的船体则完全翻覆过来,变成了独特的舞台。每到夏天,这里就会有许多露天演出。

位于腓特烈斯贝(Frederiksberg)的地下水库水箱Cisternerne)曾是哥本哈根全城居民的饮用水储备点,蓄水量达1600万升。而如今的水箱已转型为博物馆,并以其独特的建筑和氛围吸引着大批访客。

如果建筑只是空间不够,对丹麦人来说就更好办了——直接加在原有建筑的基础上。著名的丹麦国家图书馆黑钻Den Sorte Diamant),就是皇家图书馆的延伸。新嘉士伯美术馆(Glyptoteket)和丹麦国立美术馆(Statens Museum for Kunst)也是在原本的建筑旁边直接扩建。古色古香的老建筑和现代风格的扩建部分融合在一起,仿佛穿越了一扇时光之门。 

城区的升级

甚至看似没救的城区,丹麦人也能让它焕然一新。

由于庞大的移民群体和复杂的族群背景,哥本哈根北桥区(Nørrebro)曾是一片社会问题频发的城区。自1970年代以来,哥本哈根市政府就一直在尝试对北桥区进行整改;进入21世纪,更是展开了系统的区域整体改造。这些改造在尊重居民的族群文化和信仰的前提下,保留了北桥区的部分历史,也融入了新的文化元素。

现在,北桥区已是哥本哈根最为国际化和多样化的区域,不仅拥有许多充满异域风情的商铺和餐厅,还吸引着世界各地的艺术家来从它动荡的历史和丰盛的当今中找寻灵感。获奖无数的超线性公园(Superkilen)已成为北桥区的地标,它有着108种代表不同文化的建筑,器物或植物,象征着北桥区50多个国籍和族群的居民。一个城区,就这样得到了新生。 

赋予旧物全新生命

在市政部门的儿童区,有许多卫生纸卷轴、彩纸边角、旧纸板等等材料,供孩子们发挥创意;在幼儿园,零食里装惊喜小玩具的塑料蛋壳涂上颜色就是缤纷的复活节彩蛋;哥本哈根市内也有各种以回收为主题的工作坊,教你如何用旧材料做工艺品……丹麦人循环、再造、无废物的传统覆盖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从生活用品,到建筑,再到空间——这其中不仅充满了对人和事物本身尊重,也包含着丹麦人对环境和资源的无限关切。

 今年秋天的北京设计周,我们将为你呈现丹麦人在循环经济和生活环境改造上的努力和技术成果,关心环境又热爱生活的你,一定不要错过哦。

Share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