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予传统全新意义

古朴肃穆的教堂,色彩饱满的新港,棱角分明的歌剧院,还有Islands Brygge对岸时尚现代的天际线……漫步在哥本哈根市区,你可以看见传统和创新在不断的交织碰撞,相得益彰。 丹麦是一个有着相对独立的文化传承的国家,在这种传承的基础上,丹麦人又不断尝试着新的突破。从最直观的城市景观,到全社会的文化观念,这种持续的尝试为古老传统的丹麦带来了无尽的新鲜活力,在方方面面推动着丹麦社会的进步。

设计传统

丹麦的设计传统源远流长。在早期的传统手工艺产品中,贴近自然的氛围和周到温馨的细节,都是当时的工匠最为注重的元素,也是人们在斯堪的纳维亚漫长冬夜里的慰藉。到19世纪70年代,工业革命之风姗姗而至,徐缓的工业化进程让丹麦设计在工业化和手工艺两者间找到了一种和谐的平衡。丹麦设计师在沿袭前辈设计风格中的“人情味”和“自然态”的同时。开始注重设计的功能性和实用性。这一时期,丹麦出现了以阿纳·雅各布森(Arne Jacobsen)和汉斯·韦格纳(Hans Wegner)为代表的北欧现代主义流派。他们的设计既包含着严谨精细的手工艺传统精神,又体现了大工业功能主义和理性主义,呈现出简洁自然的视觉风格。至20世纪末,随着MuutoNormann CopenhagenHAY等一系列品牌的创立,“新北欧主义”崛起,设计师开始探索更多可能性,如可持续的生产方式,金属、塑料和其他合成材料,实验性的形状和构造,以及更加大胆的线条和色彩。在这种探索的背后,“新北欧主义”依然是深深的致敬着丹麦一直以来的设计传统:对自然的深刻情感和对使用者身心健康的人文关怀。

在哥本哈根市内,你可以找到各种传统手工艺作坊,也可以光顾前卫设计品牌的官方店,运气好的话,还能碰上像“圣母广场集市”(Frue Plads Marked)这种每年举办的手工艺设计品市集。从这些琳琅满目的设计品里,你可以体会到丹麦设计一脉相承的理念和创新不息的精神。

美食革新

丹麦饮食传统起源于农业时代饮食文化,以肉类、鱼类居多。从19世纪开始,得益于工业革命提供的物流便利和烹饪技术的进步,新鲜蔬菜成为常见食材,丹麦料理也在传统饮食文化的基础上变得更为丰富,还出现了著名的“开放三明治”(Smørrebrød)。2004年,哥本哈根的餐饮业活动家和企业家克劳斯·迈尔(Claus Meyer)和一些斯堪的纳维亚厨师发起“新北欧料理运动”,提倡在传统菜肴的基础上进行各种意义的创新。丹麦厨师由此进行了一系列的实验性创新:利用传统食材做出新的口味,用时令、有机或天然的食材增加菜肴风味,或是在现有菜谱的基础上尝试新的烹饪手段和器具等。

作为新北欧料理的故乡,哥本哈根自然是品尝新北欧料理的天堂。旗舰餐厅Noma四次获得”世界最佳餐厅“称号,GeraniumKadeauUformel等餐厅也以新北欧料理而闻名遐迩。

在“吃”的内容日益丰富的同时,丹麦人也不断的拓展着”吃“的涵义。哥本哈根西桥区(Vesterbro)的旧屠宰场“肉城”(Kødbyen)如今已化身为美食城。与一般美食城不同的是,”肉城“同时有着”美食“与“创意”两个平行主题:这里不仅有许多餐厅和咖啡厅,还有各种画廊、艺术商店和创意空间,人们可以在1930年代的老建筑群中一边享受美食,一边遨游艺术与创意的天地。”肉城“的发展路线既保留了自己近百年来的”饮食“的传统,又将“创意”糅合进来,开创了独特的饮食文化。

 农业生产

农业强国丹麦先进的生产方式和技术享誉世界。然而在几十年以前,丹麦的农业生产还处于较为“粗放”的状态:较多的化肥和农药使用,有限的动物福利和生物资源的浪费。从1980年代起,丹麦政府开始着手于农业改革,措施包括提高农药和化肥征税率,采用更高质量标准和更严检查措施,发展生态农业,倡导动物福利等。

这些强有力的措施获得了显著的效果。如今,丹麦的普通水果和蔬菜种植中的化肥和农药单位使用量远低于欧盟规定的上限,同时完全不使用人工合成化肥和农药的有机食品产业也蓬勃发展。养殖业中,动物的生活环境和圈养方式等福利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养殖过程中产生的动物粪便等废物也被加以发酵处理而成为天然有机肥,成为丹麦发展生态农业的重要一环。

农业依然是今日丹麦的传统强项,而近几十年来发展起来的先进生产方式,已是丹麦农业无可比拟的价值和优势所在。 

社会观念

在性别平等上大放异彩的丹麦,曾有过一段漫长的两性平权之路。19世纪末,丹麦女性开始通过抗争获得越来越多的权利。1915年,丹麦女性正式获得选举权和被选举权;1924年,妮娜·邦(Nina Bang)当选为丹麦教育部长,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女性部长。1960年代,丹麦女性大规模进入职场,成为丹麦历史上最大的性别平等浪潮;1976年通过的同工同酬法案则为职场女性的权益提供了法律保障。在产假方面,除了父母分别单独享有的产假之外,丹麦还实行32周共同产假分享制,鼓励父亲在育儿方面多多参与。

时至今日,丹麦已在许多方面做到两性基本平等,而政府和公众依然在为完全的平等而不懈的努力着。在丹麦的公共辩论中,性别平等仍是一个重要议题。

同时丹麦还积极推进着性别少数群体的平权进程。1989年,丹麦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认可同性伴侣关系的国家。由此开始,丹麦社会通过一系列条例和法案的颁布,将性别少数群体的权益一一落到实处。这其中包括同性伴侣共同收养权、同性婚姻法案、跨性别身份不再归入精神疾病范畴的法案等等。每年性别平权的彩虹游行都是哥本哈根的一场盛会,人们在这个开放、包容、愿意接纳新事物的城市尽情表达着自己的骄傲。

弱势群体的平权也是丹麦的重点工作之一。经过多年的发展,包括交通工具在内,丹麦的公共场所都已配备完善的无障碍设施。在硬件设施之外,各类政策与社会文化也给了弱势群体巨大的支持。持哥本哈根卡的残疾人士在进入博物馆等场所时,其照顾者可以免门票随行。哥本哈根的城际列车(S-tog)还贴心的为轮椅使用者提供无障碍上下车服务。轮椅使用者只需在站台的车头位置等待,列车停稳后,司机就会下车展开第一节车厢处专为残疾人士准备的活动升降坡,供轮椅驶入。

赋予传统全新意义

丹麦人对自己的传统充满着骄傲,而更让他们骄傲的,是挑战传统的精神。丹麦人认为,对人的关注是一切革新的出发点。秉着”以人为本”的标准,丹麦守护着自己的传统,也不忘取其精华摒其糟粕,对传统进行一寸一寸的打磨,并一点一点为其注入的新的涵义。正是因为这种敢于突破界限的勇气,才有今日丹麦在各个领域耀眼的成就和无限的活力。

  

今秋的北京设计周,在我们传统而又现代的“迷你哥本哈根”,你可以感受古老而厚重的传统氛围,也可以体验先进的科技和现代的风貌。

Share this page